我的入党故事 | 谢春生: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继往开来,开拓进取

作者: 部门审稿人:刘彩生 摄影: 视频: 单位:离退休工作处 关工委 发布时间:2021-05-19 投稿时间: 点击量:487


1921年,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,中国历史从此掀开了新的篇章。历史证明: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中国革命、建设、改革的伟大事业,也没有全中国劳动人民的翻身解放,也没有我个人的成长与今日的幸福生活。

五十年前,我作为一位“老三届”的回乡知青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此后,工作岗位不断变化,五十年后,人已进入古稀之年,迎来了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的华诞。抚今追昔,不胜感慨,心潮起伏。

解放前,我出身在一个农民的家庭,从小就亲身感受解放前广大农民苦不堪言的痛苦生活,亲眼目睹广大人民的翻身解放、由穷变富,国家由弱到强的变化过程,感恩和热爱党和毛主席。

从小受农村纯朴民风民俗和家庭教育的影响,母亲一生心地善良,时时都教育我们子女做个善良正直的人,“勿以小善而不为,勿以小恶而为之”,母亲是我成长的良师。

我们这一代人是在艰苦而欢乐中度过童年,在学英雄、做英雄,在英雄事迹的熏陶下成长,英雄形象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生。1960年代读中学,我们都是在学雷锋、王杰等英雄的环境下成长。1964年,全国掀起了学习毛泽东思想的热潮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党的宗旨,成为全党全社会的行动指南,学雷锋、做好事成为家喻户晓、人人为之的风尚。1964年,我考上了省农村重点中学,到离老家三十多里的县城读高中,学生们都养成了互相帮助,乐于助人的风尚。在学校,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共青团员”、“劳动积极分子”、“学习雷锋积极分子”等。在1965年,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后期,省委组织部文件,在高中学生中建党、发展党员,在党组织的教育和启发下,我写了“入党申请书”,与几位老师和高年级的同学一起参加学习,根据领导的要求,自己花8分钱买了一本刘少奇主席著的单行本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》,作为必学文件,更加严格要求自己,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可是,正当同学们追梦,将来为国家贡献青春年华的时候,1966年5月,一场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了,党组织处于瘫瘓状态,停止了活动。我们被迫中断了学业,在学校入党的愿望也成了泡影。1968年12月,毛主席号召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……”一声令下,我担任全班学习组长,经过三天的学习和个人总结,我和同学们都响应号召,回到家乡,成为回乡知青。那时候,正是“农业学大寨”的年代,与广大农民一起战天斗地。在抗洪救灾中,夜以继日守护在河堤上,积极参加和组织村民参加抗洪斗争,在生产斗争中经受锻炼和考验。在1971年2月,中国共产党成立50周年之际,我加入了党组织,实现了我学生时代入党的夙愿。

入党转正不几天,让我出任大队党支部副书记。又半年不到,乡党委换届,我被推选担任乡(公社)党委副书记,兼任乡团委书记。开始,分管乡里政工和集镇工作,后主管乡里的农业生产,常年轮流到后进的大队蹲点,同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,白天参加生产队农田劳动,晚上到生产队学习,或到村干部和村民家走访。那时,不忘入党时的初心,牢记保持共产党密切联系群众、艰苦奋斗的本色,领导干部清正廉洁,为人表率。记得一年7月下旬的一天,正当高温时节,我正在田里插二季稻秧苗,村上一位小伙到田头叫我,县里来了一位干部,让我回大队部接待,我快步回到大队部门口,见到一位军人着装、戴着一顶草帽、满脸汗珠冒着热气的中年男子,他自我介绍是新来的县委书记,没有陪同人员,一个人刚从县城乘长途汽车(那时没有公交车)路经我们镇,事前也没有打招呼,大热天步行五里路到村里(大队),了解抢收抢种的情况。午饭时,在代伙的村民家,红烧二条鲫鱼,清蒸鸡蛋糊,一大盆冬瓜海带汤,加炒青菜四样菜,招待午饭,饭后,他坚持交五角钱、半斤粮票。稍作休息,我送他出了村,他独自步行到镇上,再乘汽车回县城。后来,我了解到他是部队团政委转业到地方当县委书记的,不久又调走了。仅一次短暂的会面,一种党的干部应有的形象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近五十年过去了,我至今仍记着他的名字。密切联系群众是党的生命线,脱离群众,党就失去战斗力和生命力。当年,我们到生产大队蹲点,住在村民家,多为打地铺,冬天是一张草席铺在稻草上,一床被子裹身,又是垫又是盖。村干部安排我们在村民家代伙,每人每天交一斤稂票、五角钱。那时侯,白天参加劳动,强度大,肚里油水少,饭量大,交付的粮钱不够吃,后来,知道代伙村民家原本粮食就紧张,还要补贴我们,不能多吃多沾老百姓的粮食,我们就商定从自己家里带米和菜,轮流做饭吃,至今历历在目。现在工作和生活条件好了,我们一定要牢记党的密切联系群众、艰苦奋斗的作风不能丢。

1973年初,我担任团县委副书记,在县委机关呆了一个多月,县委就分派我到县委“农业学大寨”的样板大队蹲点,这个大队地处三县交界的偏远山区,是镇江地区最大的一个生产大队,方圆16里路。当时,农村工作很艰苦,在实际工作中,我深刻体会到自己的文化知识缺乏,盼望有一个重新学习的机会。

1973年5月,得知国内一些大学恢复招生,自己求知的欲望油然而生,白天参加劳动,晚上复习高中的文化课程,准备报名迎考。正当考试前,南方一带发洪水,县委分配我协助县武装部长负责秦淮河一干河堤防汛,协调与邻界的安徽当涂、石臼湖一带的防汛工作。白天,沿河堤了解汛情,统筹协调防汛工作。晚上,天气炎热,蚊子多,我就钻到蚊帐里复习随身携带的高中课本。防汛结束,报名参加了升学考试后,县委常委会决定,要我今后从事县里的党政工作,我的录取通知书也被退了。后来,在我的再三坚持下,一个偶然机会又被上海交通大学录取了。10月2日凌晨,我从南京乘了8个多小时、拥挤不堪的火车到达上海交大报到,成为全校这一级中最后报到的一名学生。

入学不久,我被同学们推荐当选为校团委副书记,在学校学代会上,我又被推选担任校学生会主席,后又被选为校党委委员。作为学生会的“班长”参加的会议多、社会活动多,社会工作负担十分繁重。强烈的求知欲,使我在当时能自觉排除一些“左”的干扰,刻苦地学习文化知识。1977年初,我再三婉拒了校、系领导要我留校工作的机会,来到江科大(前身镇江船舶工业学校)工作,很多人不理解。当时来到学校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个人的生活是不平静的,一是动乱之年,受“提拔”的干部,一些人总是把“提拔”和“造反派”联系在一起;二是有人觉得我是从所谓的动乱的“重灾区”上海来的“干部”,对我的各种传言与怀疑都有,大有“乌云压城城欲摧”之势,自己坚信在“动乱”之年及在交大学习期间,做人光明磊落,问心无愧;三是相信和自觉接受党组织的考验,任人评说,不出怨言。从此,我一如既往近40年,和教书育人、科学研究结下了不解之缘,献身人民的教育事业,做一支照亮他人的蜡烛。

我很幸运, 1978年,学校开始升为本科院校,又迎来国家的改革开放,国家和学校进入快速发展期,当时,我和广大教师一样,如鱼得水,唤发出青春活力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忘入党时的初心,牢记党的使命,在教学和科研、学科建设中处处注意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。1998年本科扩招后,先后开办多个新的本科专业,扩大了本科招生规模,提高教学质量。积极参与硕土、博士学位授权点调研和有关申报材料的撰写等学科建设工作。和我的同事们一起,带头在学校率先开展科学研究,吃苦在先,不计个人得失,在科技成果转化生产力方面取得了较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,为国家的建设和学校的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。先后获得近二十项省(部)、市科技进步奖。五次被评为江苏省高校及本校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十多次被评为校“优秀教师”和“师德建设先进个人”。曾被评为镇江市“优秀科技工作者”、“劳动模范”,江苏省高校“优秀研究生导师”,镇江市和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二级“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”。做到在成绩面前始终保持清醒头脑,做到败不馁、胜不骄,老实做事,低调做人,“勤于学,敏于思,勇于行”成为勉励自己的“座佑铭”。

历史赋予重任,时代催人奋进,我们共产党员要勇立潮头,勇挑重担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坚定信念,继往开来,开拓创新,继承和光大前人未竞的伟大事业,以实际行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1年5月16日,写于镇江



分享到:
Baidu
sogou